<noscript id="bkntz"></noscript>

      <ins id="bkntz"></ins>

    1. <sup id="bkntz"></sup>

    2. <ins id="bkntz"><option id="bkntz"></option></ins>

      以水為媒 深話兩地 | 藍博士以新身份亮相香港

      2023-10-13

        納小妹的編輯手記:

        10月9日,“第三屆香港國際人才高峰論壇”(以下簡稱“高峰論壇”)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三達膜創始人藍偉光博士以新加坡-中國科技交流促進會(簡稱“新中科促會”)會長的新身份受邀出席高峰論壇。

        高峰論壇期間,新中科促會作為此次論壇的協辦方,舉辦了高峰論壇平行論壇暨“新中科技論壇”專場活動。

        此屆“新中科技論壇”以“亞洲雙雄—新港如何實現良性競爭”為論壇主題,與會者就香港及大灣區人才驅動新港合作、科技產業金融發展等具體問題展開探討,藍偉光博士為開幕式致辭并作主題演講,演講內容如下:

       

       

        新港互學互鑒共創美好未來

        藍偉光

        新加坡-中國科技交流促進會會長

        很高興新加坡-中國科學技術交流促進協會受邀成為“第三屆香港國際人才高峰論壇”的協辦機構,并主辦“亞洲雙雄—新港如何實現良性競爭”這一平行論壇。

        感謝此次平行論壇的主持人——新中科促會副會長婁云鶴博士,邀請我致辭并作主題演講。如此,我便拋磚引玉,與各位分享在下關于新港競爭與合作的一孔之見。

        會議之前,主持人婁博士曾建議我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歷,介紹一下如何從一個大學教授轉型成為一個上市公司的創始人,但我想了想,似乎并不妥當。

       

        20年前的6月18日,新加坡三達膜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新達科技;英文名:Sinomem Technology Ltd)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成為第一家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的中國民營企業。那個時候,如果有人請我去分享從科學家到企業家的轉型之路,我會欣然接受。因為彼時在亞洲,大學教授下海創辦公司,需要勇氣;把它做上市,更非易事。

        然而,今天再按婁博士的建議分享我從大學教授到科技企業家的轉型之路,已經不合時宜。因為自2019年中國科創板在上海交易所開設以來,把自己創辦的企業做成上市公司的專家學者、博士教授已經不勝枚舉,盡管我創辦的三達膜環境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三達膜,股票代碼:688101)是中國科創板率先上市的企業之一,也是新加坡人投資創辦的第一家中國科創板上市公司。

       

        所以,我今天沒有遵照主持人婁云鶴博士的建議,而是緊扣這一論壇的主題,把我致辭演講的題目定為:新港互學互鑒,共創美好未來。

        為什么我要把“亞洲雙雄競爭”改成“新港互學互鑒”,還要從我的專業講起。在座的嘉賓與聽眾如果百度一下我的簡歷,就會發現,我昰一名從事膜技術與水處理的專業人士。所以,在水言水,我今天以“水”為切入點,聊一聊新港兩地的“互學互鑒”。

       

        我記得,香港海水淡化的歷史早于新加坡。1972年,港英政府正式宣布建設海水淡化廠,1975年建成調試,由時任港督麥理浩揭幕,1977年全面投產,日產18萬噸淡水。然而,好景不長,1982年,海水淡化廠正式關閉停用。究其原因,一句話概括:成本太高用不起。

        新加坡從香港早年失敗的海水淡化歷史中吸取了教訓。32年前,我從廈門漂洋過海南下新加坡,從一個教海水化學的大學老師轉身成為一個研究海水淡化的在讀博士。記憶猶新的是,當年之所以選擇基于膜分離工藝的海水淡化方法,正是從香港曾經失敗的海水蒸餾制備淡水的方法中吸取了教訓。因為我們不能把新加坡面臨的淡水問題轉化為一個更為嚴重(或者說至少是同樣嚴重)的能源問題。新加坡必須另避蹊徑,尋找解決方案。

       

        這是我在新加坡從事膜技術開發與應用生涯的初衷,也是我后來被人稱為中國膜術師、膜技術教父、納濾之父的起點。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的研究與應用最終取得了成功,亦獲得了社會各界的認可。我應用膜技術開發的新生水,則成功地解決了新加坡的“水”難題。

        2008年,我曾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新加坡的水故事及其對中國的啟示》一文,介紹那一段難以忘懷的歷史。

       

        今年9月16日,時值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先生100歲冥誕,我又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李光耀與新生水的故事》一文,既為了紀念李光耀先生,也為了總結自己的人生經歷。

       

        有興趣的嘉賓與聽眾可以從上述兩篇文章中了解新加坡是如何應用膜技術解決水問題,化解其與馬來西亞的水紛爭,成為一個不再依賴鄰國鼻息生存的國家,在此不再贅述。

        鑒于這段經歷,我應該可以斗膽地說,香港早年海水淡化的失敗,正是新加坡開發新生水的催化劑。在我看來,這也是新港兩地互學互鑒的一個經典案例。

        今年四月,稍后會與我們一起參與圓桌論壇的嘉賓、新加坡國立大學化學系前系主任、香港理工大學講座教授、亞太材料科學院羅健平院士邀請我到港理工作了一場學術講座,暢談膜技術與水處理。

       

        彼時,我在與聽眾的互動交流中了解到,香港曾經想借鑒新加坡化廢為寶制備新生水的經驗,回收利用香港污水處理廠達標的排放水。但在實踐中卻碰到了污廢水的成份不同(因為香港沖廁所使用的是海水),導致新加坡的成功經驗在香港難以復制的問題。

        鑒此,我回新加坡后組織我所領導的團隊做了許多有益的工作,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梢哉f,這也是新港兩地互學互鑒所獲得的收獲。

       

        或者是你們的同事朋友,可以與我私聊,一起探討如何攜手合作、互學互鑒,為香港污廢水資源的綜合利用、生態環境的改善、美好未來的創造貢獻新加坡的力量。

        謝謝各位嘉賓,謝謝大家。

       

      新聞推薦
      相關產品
      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纯肉高h啪短文公交车,在线观看精品视频网站
      <noscript id="bkntz"></noscript>

          <ins id="bkntz"></ins>

        1. <sup id="bkntz"></sup>

        2. <ins id="bkntz"><option id="bkntz"></option></in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